喜欢他是我一个人于尘埃里开花的事,谁说爱情不适合孤芳自赏?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那年的我一样,明明在醒时惦记着、在梦里勾勒着,但就像惦记一颗遥远的星、勾勒一朵飘浮的云,从来不伸手触及。只要在有阳光的下午,穿过条走廊,看见空气里跳舞的灰尘与迎面而来沐浴着金光的他,四目相对的瞬间,心如鹿撞,就已经十分满足。
        这大概是一种奇怪的爱情吧。可是,谁说奇怪的爱情就不是爱情呢?
        或许,这世上也有一种爱情,是即便我走了千万里,也甘于一人独行。不求你在身边,单放你在心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作家刘亮程在《一片叶子下生活》中写道:“如果我们要求不高,一片叶子下安置一生的日子。花粉佐餐,露水茶饮,左邻一只叫花姑娘的甲壳虫,右邻两只忙忙碌碌的褐黄蚂蚁。……也许,吹响一片叶子,摇落一粒草籽,吹醒一只眼睛里的晴朗天空——这些才是我们最想做的。”我们在一起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